首頁 >> 新聞中心 >> 奧林匹克新聞 -> 正文

首鋼重生 冬奧點燃新時代發展引擎

  “我1997年進入首鋼,當過天車司機也做過其他工作。首鋼停產搬遷,我選擇留在首鋼老園區。沒有想到申冬奧成功給這里帶來了這么大的改變,也讓我的人生轉了個彎。”姜金玉說。

  世界變化日新月異。十年前姜金玉絕對想不到自己能與冬奧會有聯系。2019年是首鋼的百歲生日,也是姜金玉在首鋼的第22年,成為首鋼園區服務公司冬奧物業事業部講解員的第四年。“我經歷了首鋼生產時期,停產期間和轉型時期的變遷,親身參與其中,我慶幸自己的堅守。”首鋼搬遷、申冬奧成功是姜金玉人生的兩個重要轉折點,也是她腳下這座首鋼園百年歷史中的兩個重要節點。

  時勢要求 首鋼搬遷

  “為了改善北京的大氣狀況,國務院正式決定,首鋼搬遷,力爭2008年就完成搬遷。要搬遷一個首鋼,至少要花500億元,8萬工人需要安置。”2005年,時任北京市副市長吉林在北京市環保會議上說。

  時間倒退到2001年。在成功承辦了1990年亞運會后,中國希望能承辦世界規模最大的綜合性運動會——奧運會。2001年7月13日,在莫斯科舉行的國際奧委會第112次全會上,國際奧委會投票選定北京獲得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

  消息一出,中國上下沸騰,首鋼也不例外,但此時忙著張燈結彩的首鋼人并沒有想到,一場大搬遷即將到來。一座正在生產中的現代化大型鋼鐵聯合企業徹底停產,數十萬首鋼人踏上前往新廠址的路。在逐步停產搬遷的同時,首鋼仍承載著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多項奧運工程建設任務:將45噸重的火炬塔吊裝安裝到50多米高“鳥巢”頂部,精度差不能超過2毫米;為新建體育場館提供1.58萬噸優質鋼材;為國家體育館工程完成總建筑面積80976平方米、安裝量達3347噸的主體鋼結構制作……

  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成功申辦并非首鋼搬遷的唯一原因,其背后是為適應中國鋼鐵產業結構調整的新要求,實施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必然,是隨著國力提升北京要建設國際化大都市的必然,是京津冀協同發展需求的必然。

  作為中國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和科技創新中心,北京面臨著人口規模巨大、產業結構欠合理、交通擁堵、環境污染等問題。經過多年努力,工業所占生產總值比重逐年減少,一直支撐著北京西部地區產業發展的首鋼重工業區也最終搬遷。

  牽手冬奧 再獲新生

  “當時很多行業專家都給我們出主意,我們也在思考,這片土地太珍貴了,到底能為北京城市的發展再作些什么貢獻。”首鋼集團工會主席梁宗平回憶說。

  設備與工人逐漸遷離,但遺留下來的工業用地以及地上的廠區建筑仍在,留下的8.63平方公里的首鋼園是當時北京市最大規模的舊工業廠區。

  2015年,首鋼功能轉型的引擎被重新點燃——中國成功申辦2022年冬奧會。“冬奧會申辦成功以后,我們就思考,首鋼因為奧運會搬遷,能不能借助冬奧會再次重現活力。”梁宗平說。在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機遇面前,首鋼利用冬奧組委入駐帶來的后續效應,結合自身獨特優勢,建設國家體育產業示范區,推動國家級體育資源向示范區集聚,探索奧運遺產地、工業遺存地創新發展體育產業的辦法和路徑。

  筒倉是首鋼工業遺址中景觀和設施最典型、最獨特的建筑之一,主要用于儲存高爐生產所用原料。“按照國際奧委會要求,承辦城市的奧運辦公場所都要盡可能利用原有廠房等。”北京冬奧組委規劃建設部部長劉玉民介紹。2016年5月,首批冬奧組委工作人員入駐由西十筒倉改造的北京冬奧組委辦公樓。2017年2月28日,國家體育總局與首鋼總公司簽署《關于備戰2022年冬季奧運會和建設國家體育產業示范區合作框架協議》,1800平方米的精煤車間及周邊地區用于改造和新建國家體育總局冬運中心的訓練館,四個場館被稱為“首鋼四塊冰”,分別承接花樣滑冰、短道速滑、冰壺和冰球項目的訓練和比賽,利用原廠房的“天車梁”“剪刀撐”等框架和支撐系統,加入了專業的保溫、制冰、除濕等配套系統,體現了新舊結合、新老傳承的概念。

  首鋼園區同時也是冬奧會賽場。2022年冬奧會北京城區內唯一的雪上比賽場地單板大跳臺落戶園區北區,利用首鋼原有的四座冷卻塔和制氧廠等工業遺存升級改造而成。建成后將成為世界首例永久性保留和使用的滑雪大跳臺場地,在賽后將繼續用于單板、雙板大跳臺的比賽和訓練。冬奧會后首鋼計劃將訓練場館向公眾開放,為普及冰雪運動作出貢獻。

  盡管首鋼園區的轉型和功能轉換是隨著北京冬奧組委的入駐才正式拉開序幕,但其背后是隨著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非首都功能疏解規劃的加快推進,首都戰略布局的調整和資源要素的重新布局。新首鋼地區將圍繞打造新時代首都城市復興新地標,發展“體育+”城市區域發展新格局。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強調,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塑造要素有序自由流動、主體功能約束有效、基本公共服務均等、資源環境可承載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十三五”時期,北京石景山區發展定位為首都經濟新的增長極、京津冀協同發展先行區、國家級綠色轉型發展示范區,但在區域經濟發展層面缺乏具有帶動和輻射作用的戰略抓手。北京冬奧組委落戶首鋼,不僅體現了綠色辦奧、節儉辦奧、可持續發展的理念,還將為北京西部地區帶來新的發展契機和提供新的動力引擎,是經濟發展新常態背景下全市區域均衡協調發展的重要戰略布局。

  踐行承諾 影響深遠

  “中國作為國際奧委會和國際殘奧委會最信賴、最可靠的伙伴,北京2022愿意進一步延續和拓展這種伙伴關系,兌現所有承諾。”國際奧委會副主席于再清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向國際奧委會作申辦2022年冬奧會的最后一次陳述時表示。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北京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既承辦夏季奧運會又將承辦冬季奧運會的“雙奧城市”。從1993年到2022年,從申辦到籌辦,中國的奧運之路即將走過30年。這期間,中國的社會、經濟、文化發生了巨大變化,其中奧運帶來的引擎作用不可忽視。

  冬奧會對北京的改變有目共睹。鳥巢的“歸巢”、水立方的“變身”、首都體育館的“復蘇”……眾多現有場館的重新利用,使得北京市區內只需建造國家速滑館一個大型綜合性新場館。對申冬奧陳述中“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承諾的踐行,對降低奧運會申辦和運行成本、可持續發展的積極響應,《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中小學生奧林匹克教育計劃》的頒布實施,對于奧林匹克精神和文化的推廣普及,無不彰顯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姿態。綠色、共享、開放、廉潔的辦奧理念體現在每一處細節,“北京標準”多次得到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稱贊,他毫不懷疑北京將為《奧林匹克2020議程》樹立新標桿。

  作為北京冬奧會賽區之一的河北張家口也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為縮短賽事通勤時間,京張高鐵原建設方案進行了調整,時速從原來的250公里提高到350公里,2019年年底即將建成通車。建成后從張家口到北京的時間將縮短到一小時。京張高鐵“拉近”了張家口與北京的距離,這不僅給冬奧賽時帶來方便,還打通了張家口經濟發展外聯的通道。

  張家口被譽為北京的“后花園”,因為地勢險峻,盡管地理距離只有180公里,驅車前往卻需要3個小時。張家口坐擁北京附近最好的滑雪資源,很多雪友望而卻步。京張高鐵的開通將為崇禮各大雪場的經營帶來新的機遇,也為張家口發展冰雪產業鋪就快車道。

  張家口市提出到2020年冰雪產業規模達150億元,其中冰雪裝備主營業收入20億元,冰雪旅游總收入達到100億元,占全市GDP總額達7.9%。“目前張家口已有張家口高新區和張家口宣化區兩個冰雪裝備園區,多個國際項目已落地,后續已簽約待入駐的企業還有20多家。力爭到2025年,打造成國家冰雪裝備產業基地,形成若干知名度高、影響力大、競爭力強、產業規模大的冰雪裝備企業,產值達到60億元以上。”河北張家口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白建海信心滿滿。

  冬奧帶來的改變還有許多,大到“北冰南展西擴東進”發展戰略帶來的東北地區的重新振興,小到一家社區冰場的復蘇,點滴變化書寫著冬奧會申辦成功的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對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的籌辦工作高度重視,提出要實現“辦賽精彩,參賽也要出彩”的目標。要求全面落實“綠色辦奧、共享辦奧、開放辦奧、廉潔辦奧”理念,把北京冬奧會辦成一屆精彩、非凡、卓越的奧運盛會。鼓勵廣大運動員、教練員進一步提高競技水平,弘揚中華體育精神和奧林匹克精神,不辜負全國人民的期待。實現“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目標,大力推進冰雪運動普及,加快推動大眾冰雪運動發展,開創全民健身的新局面。

  對北京在籌辦冬奧會工作中做出的努力,以及對可持續發展理念的理解和踐行,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給予了充分肯定和稱贊。2017年8月視察北京冬奧會籌辦工作時,巴赫對首鋼的改造和再利用印象深刻,認為做出了一個極佳的示范。

  2008年奧運會讓全世界看到了中國,2022年冬奧會全世界將再一次看到新時期的中國。中國始終是奧林匹克事業堅定的支持者和踐行者,進入新時代的中國將持續為之注入東方智慧與活力,為世界提供“中國方案”。(彭曉烯)

相關新聞

快乐飞艇官网